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化身杂技团江湖骗子兜售假药酒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07:41:25

化解“新常态下的非常态金融风险”

第一个风险是外部传染风险。我认为在全世界,不管是金砖5国,还是发展中国家中,中国经济外部沾染的能力是比较大的,缘由可以说是经济体制或特殊的国情。亚洲金融危机、雷曼危机、欧洲债务危机、美国的债务上限危机,包括最近的乌克兰局势、中东局势中,中国经济显示出了很强的抵抗外部冲击的能力。另外,中国金融市场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相对较深、流动性较强的市场。我们的市场机制会进行灵活反应,汇率已经具有弹性,利率正在逐渐市场化,金融主体方面可以随着预期不断调剂资产负债,调剂它的货币的结构,减少货币错配的风险。正是这些市场机制的灵活调剂,加上我们的体制优势,和非常大的外汇储备,使得中国经济抵御外部沾染风险在全球评价中是比较强的。

第二个风险是宏观经济风险。许多人担心经济下行,乃至担心断崖式的下行或失速,我不这么看,新常态调整从高速的两位数增长到中高速调剂是必然的、健康的、可持续的。现在适龄劳动人口总量在下落,我们以一个7%左右的速度增长,再加上我们的增长更多依靠服务业,这是经济结构出现的可喜变化。服务业的增长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相对于制造业,一样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所以,在今后五年时间里就业总量问题完全可以解决。当然,结构问题是永久存在的,各个国家都会有这些问题。经济增长从总量上来讲比较有信心,但个别地区、个别行业还会有比较大的困难。

第三个风险是信贷风险。报告中这个风险主要侧重不良资产风险还是信贷可得性的风险。这是两回事。货币基本上可以理解为基础货币,央行可以比较主动地投放基础货币,但是投放的基础货币在多大程度上能转换成信贷是不确定的,如果银行贷款的欲望很强,投放一定的基础货币以后,通过银行体系放大,信贷扩大的能力就会比较强。欧洲和日本的困难在于,中央银行可以提供基础货币,但是银行体系不愿意放贷,流动性停留在逾额储备金上,没有一个良好的信贷的创造机制,这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另外一方面,如果商业银行扩张能力很强,扩张意愿也很强,这又容易产生不良资产,也是一种信贷风险。

第四,关于货币金融条件。2014年比2013年还要紧一点儿,这和我的实际印象有所区分,我认为现在的货币金融条件没有那么紧,现在应当在4和6之间,不应当在2和4之间,我认为中国的货币金融条件要比图上(见图1、图2)表示的稍微松一点儿。

支架后又有血栓可以吃通心络吗
急性肝炎可以吃什么食物好
月经过多中医治疗
希爱力和双效希爱力哪个好
治疗拉肚子的好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