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甘肃庆阳的资源之惑

发布时间:2019-10-09 23:33:36

  甘肃庆阳的资源之惑

  零资源”这顶帽子,直到2001年庆阳西峰油田勘测结果出来之后才被摘去。而在今年,当又发现1342亿吨的煤层储量时,刚刚摘掉“零资源”帽子的庆阳马上又戴上了另一顶帽子——“资源大市”。面对突如其来的“财运”,庆阳似乎又不知该如何“消化”了。2001年,一条消息让甘肃庆阳人振奋不已:庆阳西峰油田勘测石油储量高达4.35亿吨。今年,庆阳又发现1342亿吨的煤层储量,占甘肃省煤炭总储量的94%。一夜之间,庆阳跻身于西北最大的资源大市行列,应该说庆阳迎来了千年不遇的发展机遇。但是,庆阳人却高兴不起来,“庆阳在拥有大量资源面前难以很快发展,我们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庆阳市一位领导发出这样的感慨。没有资源难发展,有了资源更难发展,在资源富集与贫困落后的两极反差面前,庆阳老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抉择。红色庆阳 在历史上,有人曾用“庆阳是中国革命成功的转折点”来形容庆阳在中国革命史上的地位。1930年初,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就在庆阳一带宣传马列主义,带领群众闹革命,开展了兵运活动和武装斗争,庆阳百姓踊跃参军。经过几年的斗争,庆阳老区人民用鲜血创建了着名的南梁苏维埃政权,为党中央、中央红军提供了落脚点。而在抗日战争时期,庆阳老区成为抗战的后方阵地,当地人民群众把粮食、布匹、军需物资送上前线,有力地支持了抗日战争。“在庆阳这块土地上,不仅长眠着600多名革命先烈,而且有着许多革命传统。”回忆起庆阳的过去,当地一位七旬老人几乎落下眼泪。“战争期间如此,解放后同样如此。”这位老人告诉。1969年,国家开发长庆油田,由于那时候国家还比较困难,因此庆阳人民又像当年支持革命战争一样,一如既往地支持油田开发。 根据地方志记载,从1971年至1993年间,庆阳市累计为油田供应平价面粉11.5亿斤,为此庆阳财政倒挂2亿多元。在1998年扶持陕西的发展过程中,庆阳也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当历史翻开新的一页时,和其他革命老区相比,庆阳却落伍了、发展缓慢了。“零资源”的困惑庆阳地处陇南,延伸到延安腹地,自然条件封闭,属于典型的黄土高原地貌,而且基本上处在“零资源”状态,“这样的土地上能长出什么来呢?”“庆阳所谓的‘零资源’其实是相对的,当初只是没有找到或发现庆阳的资源。其实,解放初期就有很多关于庆阳有石油的传言,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传言。”庆阳当地的一位干部对如是解释。这位干部提到的石油传言就是地跨甘肃长庆和陕西延安的长庆油田。在1998年时,为了扶持延安发展,陕西省政府与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签署了“相关协议”。协议规定:长庆油田在延安勘测开发石油资源的过程中,要兼顾延安老区的利益,促进和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同时要充分发挥各方优势,合作开发石油资源,以油养油、滚动发展。“同是革命老区,同是长庆油田,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待遇。在石油开发惠及地方经济建设上,庆阳远不及延安所获得的支持力度大。”上述干部埋怨说。1994年,甘肃省政府与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签署“纪要”。纪要确定:庆阳市地方不划区块开采、不钻井、不占油井、不能影响边远井试采,更不允许其他部门和单位参与或组织该区的石油探采活动等等。了解到,庆阳老百姓在忍受着环境污染、破坏耕地煎熬的同时,地方经济并没有得到“因油而富”的发展。“到2003年,延安的地方原油产量高达480万吨、就地加工原油533万吨,石油工业对财政的贡献占到财政收入37亿元的92%。仅此一项,延安就高出庆阳7倍多。同年,延安的GDP高达143亿元,是庆阳的2倍。”上述干部表示,“2003年的庆阳地方财政收入只有4.55亿元、财政支出达18.07亿元,8个县区有7个县仍入不敷出,目前全市财政累计赤字达10多亿元,甘肃省5亿元财政赤字县全都分布在庆阳。” “资源大市”也有苦恼长庆油田并没有让庆阳人“因油而富”已是既成事实,而煤矿的发现和开发自然寄托了庆阳全部的希望。庆阳市委书记黄选平在接受采访时就直言不讳地说,庆阳目前最大、最突出的问题是财政赤字巨大,最着急的事情是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缓慢,最根本的出路是借优势资源发展,“西峰油田开发,从理论上说是庆阳的最大机遇”。 据勘探测定,庆阳西峰油田石油储量高达4.35亿吨。“如果这一油田得以开发,庆阳就不愁没有钱花了”,这已经成了庆阳人最普遍的共识。 但是,庆阳人的这一夙愿能够得圆吗?“问题是庆阳的资源能不能为庆阳带来发展、带来利益,石油开发与地方经济发展能不能互补、双赢,这就需要政策扶持。”黄选平如是说。 黄的判断不无道理。从长庆油田的开发来看,一个地方能不能发展,关键取决于政策的扶持和扶持的力度。即使资源优势再好,得不到政策上的倾斜,“发展也会擦肩而过”。从陕西延安的发展历程中不难得出这一结论。 如果说长庆油田的“前车之鉴”让庆阳人对西峰油田能否带给他们富裕没有十足的信心,那么1300多亿吨煤层储量的发现,对庆阳的发展而言无异于一大“双保险”,庆阳人的喜悦自是不必言表。 初步探明显示,庆阳发现的煤炭储量高达1342亿吨,占甘肃煤藏总量1428亿吨的94%,排名全国第六。但是,庆阳煤田开采面临的难题将是高成本投入保障安全开采,尤其在目前煤炭行业事故多发时期,安全高于一切,而高成本投入就意味着需要大量资金注入。前面已经提到,庆阳财政几乎年年都入不敷出,赤字高达10亿元。而这就意味着开采煤炭必须招商引资,而招商引资又必须要有政策,但是现在庆阳并没有拿到政策。政策为什么拿不到手呢?“国家一直三令五申,开发能源产业必须建立在以人为本、科学发展的基础上,发展不能以损害社会、群众利益为代价。尤其是新时期,开发能源产业更需要谨慎,更何况能源产业还是一个高风险、高污染的产业呢?”庆阳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分析,这也许正是上面迟迟没有给庆阳政策的一个重要原因。能不能争取到政策?能不能举起产业旗、打一个优势仗?发展与代价(污染)并存,庆阳该如何抉择?“承受着来自各方巨大的压力,感到重大。”市委书记黄选平如是形容庆阳面临的挑战。庆阳的另类困惑最新消息是,庆阳市的领导目前正在做各种努力,促使煤田进一步勘测,以跻身国家亿吨煤田规划行列。如果这一努力得以实现,那么庆阳将不会再为开发煤田的资金问题而犯愁了。 庆阳高层已经制定了一个资源开发利用的初步规划,根据规划,庆阳将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采用公开拍卖开发、市场运作开发、动员国内外大集团参股开发的混合开发模式。尽管如此,庆阳还是没有开心的理由。据悉,庆阳这些年一直在打造以“红色旅游”为主的旅游产业。相关人士介绍说,除了深厚的革命历史底蕴之外,庆阳是先祖农耕文化的发祥地,也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和黄河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其文化内涵可上溯至旧石器、新石器时代以来的南佐、仰韶、齐家等文化,现有遗址多达984处、珍藏文物2万余件,还有北魏时期的北石窟寺、秦长城、秦直古道,以及周祖遗陵、华夏公刘第一庙等等。但是,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那样,无论西峰油田还是1300多亿吨煤田,任何一个项目的开发,给自然、人文景观等旅游资源带来的打击都是毁灭性的。 顺便提到的是,在甘肃省的“十一五”规划草案中,未来5年的发展重心就是旅游,甘肃计划用5年时间打造以敦煌兰州为龙头的全新旅游产业,这一旅游产业包括10个重点,但革命老区庆阳并未列席,“草案中只是顺带提到了庆阳。”见过甘肃“十一五”规划草案的知情人士对如是说。不过他强调:“这只是一个草案,并不表示最终的规划就是这样。”据悉,该规划草案目前已经送达国家相关部门初审,还没有最终敲定。 必须提到的一个事实是,对于庆阳而言,不管最终的选择是发展旅游还是开发石油煤炭,首先要突破的一个“瓶颈”是交通。 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庆阳交通目前仍然单纯依赖公路运输,二级以上路面只有200多公里,尚无高速公路,目前有46个乡镇不通油路、325个行政村不通农机路、有400多公里出境路是断头路。“庆阳要实现跨越式发展,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交通闭塞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家说。

手机导购
亚冠
巨蟹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