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大学生地铁站坠亡三谜团待解监控录像缘何缺

发布时间:2019-10-12 17:14:12

大学生地铁站坠亡三谜团待解 监控录像缘何缺失

马跃母亲告西城区政府一案昨日开庭马跃母亲、西城区政府和北京市地铁公司同时出现———

“马跃直挺挺地倒下去,倒下后双手都没有离开大腿。就是自杀也不会这样吧?”

三年前,大二学生马跃在鼓楼大街地铁站掉下站台触电身亡。事发后,警方排除他杀,安监部门认为不属于安全生产事故。马跃的母亲孟朝红坚决否认儿子是自杀身亡并提出了诸多疑点。在西城区政府批复了该区安监局的事故调查报告后,马跃的母亲把西城区政府起诉到法院。

昨天上午,北京市一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然而围绕着马跃之死的三个疑点,孟朝红、西城区政府以及北京市地铁公司,三方激辩,难有定论。

谜团一

马跃为何直挺掉下站台?

按照被告方提供的调查报告,事发之后公安机关对事件的目击乘客董某和崔某进行了调查。调查组调取了目击证人在公安机关所做的调查笔录,也对目击证人进行了专门调查。两位目击证人证明,事发时死者马跃周围没有其他人员,所以可以排除马跃受外力作用掉下站台的可能。

证人:那个人直挺地倒下去

法庭上出示的董某证言称:“这个人是直挺挺倒下去的

,面朝铁轨方向。双手像军训的一个动作,一直自然下垂在大腿两侧。(男子跌落的样子)吓了我一跳。”崔某称:“男子掉下站台之前站在安全线以内,离轨道沟有一米距离。”

马母:直挺坠落不正常怀疑之前遭电击

马跃的母亲孟朝红认为,马跃事发之前一直在和同学上、给自己的母亲打给女友发短信,没有任何自杀的原因和倾向。马跃掉下地铁站台时是像没有意识一样“直挺挺倒下”

,就是马跃要自杀也不可能以这种姿势跳下站台。

孟朝红怀疑儿子在跌落地铁站台之前曾遭到电击。她提出,地铁轨道内有750伏的高压电,而高压电弧有可能击穿空气伤害到在站台等车的马跃。而事故调查组并没有对马跃跌落站台的真正原因调查清楚。

西城区政府:鉴定证明站台不漏电

对于死者家属的质疑,西城区政府在答辩中表示,受调查组委托,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司法鉴定中心对此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认为,鼓楼大街地铁站的三轨与站台绝缘良好,事故地点周围可见用电设备不存在漏电使人触电的可能性。同时《中国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对马跃的尸检报告写明“双足未见损伤”,说明马跃在站台上未遭受电击。

谜团二

马跃颈部右侧因何会有伤口?

马跃死亡后,孟朝红在儿子右侧的颈部上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伤口,而且该伤口的血迹已经凝固。头部还有电击伤。而马跃躺在轨道上的姿势是左侧身体着地。

马母:伤口为死亡前形成

经过向专家请教,专家告诉孟朝红,人死亡之后血小板不再具有凝固伤口的功能,所以孟朝红怀疑儿子脖子上的伤口是死亡之前形成的。

孟朝红怀疑是否地铁工作人员在马跃跌落地铁站台之后因为施救不当导致马跃脖子被弄伤,而且因为施救不当导致儿子二次遭受高压电电击最终身亡。

孟朝红认为,调查报告对于马跃颈部伤口形成的原因是在相关人员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轻易下的结论。

西城区政府:坠落时形成的挫伤

西城区政府方面表示,经调查组调查,现场乘客呼救“有人落轨”之后,地铁站台的工作人员立刻跑到站台边上确认有人落轨并闻到一股焦糊味之后,马上通知调度中心采取断电措施并拨打110和120报警。同时站台工作人员立刻向上级报告事故。

断电之后,经现场民警同意,工作人员跳下地铁站台将伤者抬上站台,120医务人员对马跃进行了心电图测试,心电图结果呈一条直线,120人员确认伤者已经死亡。对于马跃脖子上的伤口,鉴定报告认为是马跃跌落站台时形成的挫伤。

北京地铁公司:按应急预案抢救

案件第三人地铁公司表示

,北京地铁运营40多年从未发生过乘客在站台等车时遭受电击的情况。地铁轨道带有750伏的高压电,地铁工作人员在不断电的情况下不可能赤手或采用任何工具直接施救。地铁公司对马跃的施救都是按照他们的应急预案进行的。

谜团三

监控录像为何只缺10分钟?

马跃跌落地铁站台的时间是2010年8月23日22时45分,令人不解的是,地铁公司却一直没有出示事发时地铁站台的监控录像。而这段录像长约10分钟。

马母:地铁公司推责故意删除

孟朝红提出了严重质疑,称在如今地铁监控设施非常完善的情况下,怎么唯独在马跃坠落地铁站台的时间段现场监控出现故障?其怀疑是地铁公司为了推脱故意人为删除了该段录像,而事故调查报告对此也没有进行详细调查,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西城区政府:录像存储设备发生故障

西城区政府表示,“823事故”调查组对地铁公司不能提供事发时录像资料等问题进行了调查,并聘请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对地铁鼓楼大街站监控存储硬盘进行了鉴定。法源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是,录像存储设备因故障造成主存储磁盘无法存储,无人为删除现象,只有访问操作。

鉴定人:关键数据搜索得出鉴定结论

在昨天的法庭上,直接参加该项鉴定的法源鉴定中心专家张先生作为鉴定人出庭接受了法庭询问。

他表示,地铁监控录像在设计时就根据需要保存资料的重要性设定为重要数据保存15天,一般数据保存7天。经该鉴定中心对地铁公司提交的7块硬盘进行鉴定,经过关键数据搜索,得出了上述鉴定结论。至于为什么只有事发时的监控数据缺失,鉴定人认为是硬盘存储信息满了之后进行了选择性删除。鉴定人表示,鉴定机关只是对数据删除动作进行鉴定,其他事项不在其鉴定范围。李罡

内存

“马跃之死”

2010年8月23日下午,正在外地出差的孟朝红给在北京的儿子马跃打。马跃说想和妈妈再多待一天,如果妈妈在27日前能回家

,他就买28日的票走

。孟朝红没有想到这竟然成了儿子给自己的最后遗言。

8月24日零点20分,警方告诉孟朝红,马跃之前不久坠落到鼓楼大街地铁站触电身亡。孟朝红8月24日赶上最早一班飞机于上午9点回到北京

,她见到了儿子的遗体。

司法鉴定排除了马跃跌落前吸毒、饮酒、服用可致身体失衡药物的可能性。另外,警方称,死者身上未见器物性伤害,初步排除了刑事犯罪的嫌疑。

孟朝红怀疑这是一起地铁安全生产事故,地铁公司拒绝提供事发录像是有意回避事故原因。她向马跃接触过的几个马跃同学了解到:8月23日下午3点多,马跃和潘某等3个同学一起去了吧玩游戏,吧与鼓楼大街地铁站很近。晚上10点40分左右,马跃走进地铁,并给女朋友发了条短信:“我要坐末班地铁回家了。”

为了寻找儿子坠落地铁遭电击身亡的真相,孟朝红曾多日举着牌子在鼓楼地铁站寻找目击证人,但是没有实际进展。

2010年12月24日,西城区安监局牵头组成的“823事故”调查组出具《“823”地铁鼓楼大街站死亡事故调查报告》,结论为该事故不属于安全生产事故。2010年12月27日,西城区政府作出《西城区政府关于823地铁鼓楼大街站死亡事故调查意见的批复》,认可了事故调查组的调查结论。

孟朝红对调查结论提出多处质疑,在提起行政复议被驳之后,其向市一中院起诉西城区政府。

原标题:大学生地铁站坠亡三谜团待解监控录像缘何缺失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开微店如何
教育行业微商城
微信拼团怎么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