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全民大学霸第九章小问题大学问

发布时间:2020-01-26 19:20:03

全民大学霸 第九章 小问题大学问

数学系的魏承玉副教授疯了,这则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短短两天之内传遍了整个工业大学,不论是学生还是导师,大家都在兴致勃勃的讨论这个小道消息。

倒不是说玉兰大学的人这么无聊、没有同情心,看一个疯子的笑话。实在是不少知名高校之中,每一年总会出现一些‘疯子’。

这些疯子跟传统意义上的神经病自然有很大的区别,他们的精神正常,思维清晰,除了日常生活有点异样之外,他们跟普通人是一样的。之所以他们被认为疯掉,不是因为神经问题,而是陷入了知识的瓶颈。

不管任何一件事情,任何一个行业都会有瓶颈有桎梏的。知识,高数自然也是如此。尤其是数学上面,这是一个讲究逻辑思维,知识沉淀的地方,稍微有点不懂的,就没有办法更进一步。

简单点来说就是,人有涯而学无涯。在无涯的知识之中,谁都会遇到一些风浪。只不过有的人天赋异禀,接受能力,思维能力强大点,遇到的风浪就少,而有的人天赋差点,遇到的风浪就大,瓶颈就多。

这样一来,每一个学者,教授都难免陷入各种困境之中。在这种知识的困境,他们会怀疑以前的知识,想要接口未知的桎梏,更想要再进一步的获取知识。

于是,他们的注意力全都陷入了这些事情上。人的精力有限,精神全都放在了学识上,对于平常的生活自然就会马虎一点。于是,在旁人眼中,他的举止就会异常,不洗澡,不休息,更不注意与人的相处,这种状况之下,人自然就是疯子。

不过这种疯子状态也不是谁都能够遇到的,他们只有在积累了庞大的知识基础之后,才会陷入更进一步的困惑,一旦解决了这些困难,整个人的视野就会进一步的提升,在知识的殿堂之中更进一步。

每个知名学者,知名教授,在成长的过程之中总会出现这种情况,各大知名高校早就习惯了这些‘疯子’。其实何止是这些教授,不少天赋异禀的学生也会进入这种疯狂的境界,各大知名高校对于这些疯子都有自己的预案。

就像是现在的魏承玉一般,即便是他的状态不正常,不太可能继续教学,学校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安排。不但快速的调整了魏承玉的教学,更是直接联系了家人,准备让他的家人来学校照顾他。

对于玉兰大学来说,这些教授级别的疯子更加难得。君不见很多划时代的论文,课题以及研究发现,都是被这些疯子们提出来,或者是发现的。一旦他们成功,提出者自然会获得巨大的荣誉,而学校也会跟着出名。

有这种可能,学校自然不会放弃这些疯子,不光不会放弃,还会给他们舒适的环境,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思考。甚至还会主动的进行帮忙,让他们更快速的突破自己的桎梏。

作为工业大学数学系的副主任莫文远副教授今天就是这么做的,跟魏承玉类似,莫文远的职称也只是副教授。不过因为他有着魏承玉没有的钻营能力,所以他成为了整个系的副主任,而魏承玉还只是普通的副教授导师。

但是在大部分导师以及学生的严重,莫文远的名声跟魏承玉没有办法比较。尤其是莫文远隐隐的一些负面消息,更是让他在大部分人心中的形象都不算太好。

不过这些事情莫文远并不在意,国内的大环境在此,善于研究的不如善于钻研的。甭管他的职称是怎么来的,反正他现在是数学系的副主任,并且还是系主任最有力的竞争者,能走到这一步,谁没点手段,他可不在意其他人对他的评价。

“咚咚咚……”

来到魏承玉办公室面前,莫文远稍微敲了敲门,然后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作为副教授级别的导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魏承玉自然也有。

副教授级别的办公室并不算太大,几个平方的空间塞满了大大小小的书本,大部分都是与数学相关的作品,还有一部分是诗集、文选一类。在书桌旁边,是一张办公桌,办公桌上同样堆满书籍。

不过这些书籍摆放的很整齐,并没有杂乱的感觉。桌子后面则是一张靠椅,椅子旁边的窗外上还摆放着几盆花草植物。整个办公室看起来很干净,清爽。

而魏承玉现在就坐在靠椅上,手中拿着一张试卷,两只通红的眼孔死死的盯着试卷的最后一面,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他的右手则在一张草稿纸上快速的运算着,眨眼之间一张纸就被写满。

写满之后他并不停留,继续拿出一张新的草稿纸运算,在他桌子的旁边,这种写满的纸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整个人确实陷入了疯魔的状态之中。

看到这样状态的魏承玉,莫文远的眼中闪过一丝嫉妒,眨眼之间将这丝情绪隐藏,走到办公桌前,笑着说道:“魏教授,看着你这样的状态,真是让人羡慕啊!”

魏承玉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办公室进入了其他人,一直到莫文远出声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右手快速书写的笔猛地一顿,从原先的状态回到了现实。

突然被人打断了自己的思路,魏承玉心中一怒,他并不是一个轻易生气的人。不过这两天来他一直在运算手中的小小问题,今天好不容易有了一些头绪,却又被人打断,就算是老好人,他也有了一些脾气。

不过抬起头看到面前的人是莫文远之后,他微微一愣,然后这才强行压住自己的脾气:“是莫主任啊,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一边说着,一边还将手中的试卷往下压了压,甚至找出一张白纸将这份试卷盖住。

莫文远原先并没有在意魏承玉手中的试卷,以为对方在用庞大的题目来攻破这一次难题。而魏承玉看到他之后的动作让他的眼神稍微闪烁了一下,不动声色的从那份试卷上扫了一眼。

试卷并没有被完全遮盖,最起码足够他获得一些信息。王宁,这一个陌生的名字被他记在了心理。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电话多少
北京京都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医院哪里好
北海市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营口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