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驭神传 第九十八章 黑夜里的事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2:09

驭神传 第九十八章 黑夜里的事

张延云醒来,依然坐在自己的床沿上,手中点金令传来阵阵温热。

抬眸望去,窗外竟然日已西沉,不过回头一想,自己之前回宿舍的时候就已经快要申时了,这一来一回倒有些不知时间流逝。

怪不得有句话叫做“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真正修行起来这时间过得真快。

张延云站起身,只觉得自身神力有些消耗其他方面倒没有任何感觉,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刚才被那神秘年轻人一击洞穿的眉心现在完好无损,但是那种感觉回想起来依旧令人心悸。

“吱呀”一声响,萧玄和秋天凉拿着饭盒推门而入,见到站在床前的张延云不由眼睛一亮,萧玄连忙放下两人饭盒,一把抓住张延云的胳膊迫不及待问道:“怎么样?现在多少分?!”

张延云“嘿嘿”一笑,揉了揉鼻子道:“我只打了一次,运气不错,赢了,现在积分二十五。”

“我靠!”萧玄几乎要跳起来,“你这家伙什么运气啊?第一次就能赢?”

秋天凉站在一旁,缓缓眯起眼,同样不怀好意地望向张延云。

张延云被两人盯得发毛,微微一哆嗦道:“这运气很好吗?第一次胜负不应该是一半一半?”

“当然不是!”萧玄大声道,“你这家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一般来说凡是第一次进入点金秘境的十有八九会输,因为第一次点金秘境会主动帮你选择更难战胜的对手!”

“为,为什么……”

“那谁知道!大概是十二祭司不想让我们这些年轻人一开始就沾沾自喜呗……”萧玄冷哼一声,随即又双手合十对老天爷拜了拜低声道,“十二祭司在上,我只是开个玩笑,莫怪莫怪……”

张延云仔细回忆了下,感觉武铁确实单论神像感悟的话要比萧玄等人深一些,若不是自己得到奚霞灵教诲,这第一战多半是输的。

这样一想,他便觉得萧玄说的也有几分在理了。

“算了,不和你这个变态计较,吃饭吃饭!”萧玄嘟囔着,一屁股坐在桌前,把身前两个饭盒推一个给张延云,没好气道,“喏,我给你打的饭!早知道你这么变态就不帮你带了,气煞我也……”

张延云笑笑,不在意萧玄的抱怨,开始吃饭。

秋天凉也坐了下来,吃了几口饭,突然抬头问张延云道:“延云,你的林之子感悟……是不是变强了很多?”

“是……是啊。”张延云一愣,也不隐瞒。

顿了顿,张延云看到两人狐疑的目光,主动解释道:“这一周岳府主带我出府找了位名医治好了我的伤,那位名医正好也是林之子修行者,所以就随口指导了我几句。”

秋天凉眼里光芒一闪而逝,默默点了点头,低头吃饭,只是看得出来兴致不是特别高。

萧玄就直接得多,一瞪眼大叫道:“我靠,随口指点了你几句?我也想要人随口指点我几句啊!你这家伙运气也太好了吧?!”

“额……”张延云哑口无言。

……

入夜,寂静无声,窗外月光洒落而下。

黑暗中,张延云突然睁开眼,沉默地坐起来,听到萧玄和秋天凉二人平稳的呼吸声,他小心翼翼地掀开被褥,穿戴衣物,蹑手蹑脚地打开屋门走了出去。

门外月光如瀑,洒落在庭院中,院子里的花草仿佛都睡着了,一阵风过吵醒了它们,在风中微微摇摆点头。

张延云走出二舍,想了下回春堂的路,迈步而去。

……

回春堂。

夜深人静,病房里漆黑一片,只有门外走廊上点着几束火把,星星点点的火光很微弱。

董云飞和吕泽文住在一间病房内,董云飞的伤势比吕泽文重得多,本来都以为救不回来了,但是下午连宣带回了从岳清风处求得的雪山灵芝,硬是把董云飞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稳住了伤势,但即便如此也只是保住了性命,要想苏醒不知要等到何时,更别说恢复如初了。

可以说董云飞这一生已经与修行无关了。

但靠着董家雄厚的家底,就算做一辈子普通人也已经吃喝不愁了。

现在的董云飞,赤裸的身上贴着数片葱翠的绿叶,这些绿叶都是由林之子神力显化而来,贴在董云飞手心脚心眉心已经胸膛等重要的穴道上,在黑夜中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微弱绿光,治疗神力从这些绿叶中渗透进董云飞的身体,帮助他消化雪山灵芝的药力,帮助他修复重伤的身体。

这些绿叶由回春堂内强大的林之子修行者以大神通炼制而成,每一片绿叶都具有极其充沛的林之子力量,不仅维持着董云飞的身体机能,而且还抑制着雪山灵芝的药力不让它瞬间爆发出来而是像涓流一般缓缓流淌出来,要不然凭借董云飞现在这副身体,雪山灵芝充沛的药力反而会变成烈性毒药!

换句话说,董云飞现在的生命全部就靠这些绿叶维持着。

没了这些叶片,他会很快死去!

“嗒”

黑暗里突然传来脚步声。

接着,床边出现一道人影。

门窗都没有打开过的痕迹,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应该躺在临床上的吕泽文。

吕泽文受的伤虽然也算重,但都是些硬伤,在回春堂悉心的照顾下已经苏醒过来,只是行动还有些不便,神力还没恢复。

黑夜中,吕泽文如鬼魅般站在董云飞床前,静静凝视着董云飞昏迷中的脸庞。

董云飞身上叶片闪着绿光,更显得吕泽文神情诡异。

黑暗中他的瞳孔闪着复杂的光芒,他就这么死死盯着董云飞的脸,面容时而平静,时而狰狞,时而咧嘴无声笑,时而抿唇露凶光。

突然,他深深吸了口气,目光里流露出一丝坚决。

黑夜中嘴唇轻轻开阖。

“这十几年来我帮了你那么多……你不念情也罢了,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我?”

“你把我当什么?狗么?”

“我吕泽文……不是你董云飞的狗!”

“现在你落得这下场,怨不得别人。”

“放心,你的死由张延云一手造成,我会帮你报仇。”

吕泽文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探出去,轻轻按在董云飞额头上。

他闭上双眼。

低声喃喃了些什么。

重新睁眼。

收回手。

董云飞原先眉心里的那片绿叶,已被他悄悄握在手中。

董云飞昏迷中的身体

,开始轻微颤抖起来。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在线专家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在哪个位置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的权威专家是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专家讲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