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铁皮与拥挤如何平衡沪牌新政探索出路

发布时间:2019-10-13 00:24:51

“铁皮”与拥挤如何平衡 沪牌新政探索出路

上海车牌真难拍啊!市民在各种媒体、朋友圈上为汽车上路的“名分”长吁短叹,纷纷吐槽。问题到底出在那里有没有解决的好办法 不可否认,像上海这样的特大型城市,车牌求大于供是事实。有人说,近两年来拍牌新规不断出台,让人眼花缭乱,只得求助于“黄牛”,求助于“全家齐上阵”。沪牌价格一度飙涨,“警示价”举措出台后,沪牌价格是稳定了,但参拍的人数多了,中标率就低了。 实践出真知,从主管部门近年来先后公布的管理措施中分析发现,寻找“昂贵铁皮”与道路拥挤之间平衡点的“路线图”已显现。 良方一 厘清需求 今年初以来,参与个人非营业性客车额度投标的人数迅速增加,3月和5月先后突破5万人和10万人,致使中标率低走,今年7月,参与投标人数达到创纪录的136098人,中标率仅为5.44%,相当于18个人争一张上海车牌。 据观察,为增加中标率,尽可能发动更多人购买多张标书竞投的办法,被广泛使用,不乏“全家齐上阵只为一车牌”的情况,加上连续多月中标率低走,造成未拍中者的累积,都是推高投标人数的原因。 套用营销学上的一句话,如果只有有限的资源,那么厘清谁才是真正的客户,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今年6月,本市曾两次出台拍牌新规,目的是约束竞拍人数:持《临时居住证》无法参加沪牌拍卖;竞买人在办理拍卖登记手续时,还需提交有效合法的机动车驾驶证;竞买人自2014年7月起通过拍卖获得个人客车额度的,3年内不得再次登记参加拍卖。 6月出台的沪牌新规,目的是挤掉拍牌大军中的“水分”,让真正需要沪牌的市民需求优先得到满足。结果,8月参与拍牌人数比7月份减少14548人,中标率微升。市场人士认为,由于已办理登记的客户中,有些《投标拍卖卡》尚未满有效期,如果未拍满六次则仍有机会参拍。因此,这些举措的效应显现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已在正确的道路上迈出了一步。 良方二 理性分流 引导小客车有序增长和合理使用,推动个体机动交通向公共交通方式转移,是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减少大气环境污染的重要举措。2013年8月发布的《上海市交通发展白皮书》中,专门有“小客车”一章,主要内容就是完善小客车拥有管理、加强小客车使用调控。 注意到,在白皮书中有这样一段陈述:“中心城小客车交通量(按车公里计算)的增幅控制在20%以内,确保中心城道路运行有序可控。”而中心城小客车交通量与在中心城使用的小客车规模和单车日均行驶里程相关。据测算,上海中心城区小客车极限承载量为250万辆左右。目前上海注册小客车保有量已在180万辆左右,还有50万辆左右外省市牌照车辆长期在沪行驶,虽然这些车辆没有完全集中在中心城区,但对于上海交通压力持续加大,交通容量空间捉襟见肘。 针对上海人多地少、城市道路资源紧缺的实际,本市从1990年代起通过机动车额度年度投放总量控制和拍卖的方式,对本市中心城区有限的机动车道路通行资源实行市场化配置,有序控制机动车保有量增长速度,并将拍卖所得全部用于交通基础设施和公共交通建设发展,取得了积极的成效。 “上下班时间,我在小区看到,70%的小汽车停在那里。这就需要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把自己用车的时间与经济成本和开车所带来的便利作一比较,你到底需要买车吗”交通专家、原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徐道钫说。他认为,对拥有小汽车要有正确的心理定位,如果从自己居住的地方到工作、活动的场所基本上可以借助公共交通,那么买车的必要性就要再考虑了。 今年6月底,在“上海2040战略专题系列研讨会———城市交通与绿色出行”上,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陈小鸿指出,和纽约、东京等相比,上海机动车保有量仅为其1/4,但中心城区小汽车保有量和它们差不多,已接近“天花板”。因此上海对交通的要求,应该从单纯提高便捷性、快速性,转向减量减排,降低城市发展的交通代价。 良方三 打击“黄牛” 随着拍牌人数攀高,中标率走低,市场上产生出“以牌为生”的“黄牛”群体。一种是在一手市场代人拍牌。两年前,市面上代拍沪牌的价格一般是在900元至1000元左右,最近两个月,“代拍费”达到数千元甚至上万元。 还有一种就是二手车交易市场里靠卖二手牌赚差价。从11月1日起,在用非营业性客车额度(即二手车额度)纳入统一拍卖平台管理,不得擅自转让,这些“黄牛”的营生也就断了。 市场人士认为,考虑到目前车牌拍卖的规则与“警示价”设置,代拍“黄牛”以非理性出价来炒高沪牌价格的空间并不大。但是,代拍“黄牛”以拍牌者不熟悉拍牌流程为卖点,牟取高额“代拍费”值得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注意到,这些代拍公司都是以“络科技有限公司”、“商务咨询”、“投资管理咨询公司”等面目出现。开展这种“业务”门槛不高,虽然中标率低,但只要代拍成功,就可获得不菲的收入。市场人士坦言,如果对这些代拍公司进行打击,认定时往往会遭遇“黑车困境”:拍中了,“黄牛”帮自己解决了问题,委托拍牌者付“代拍费”也是“周瑜打黄盖”;没拍中,委托拍牌者经济上没有损失,自然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法律界人士认为,委托代理是基本民事权利,但有关部门眼下很难界定代拍行为究竟属于经营还是服务,其收费标准也是“随便喊喊”,导致打击时难有过硬的法律依据。

微商城是怎么做
怎样经营微店
安卓 小程序 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