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超神幼稚园 第六章 热腾腾的大肠嘎嘣脆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1:13

超神幼稚园 第六章 热腾腾的大肠嘎嘣脆

过了许久,嫦小兔终于从失神状态的声音传来:“喂,我饿了!”

“饿了?你不会又想吃人吧?”

“什么‘又’啊

,我根本一个人都没有呲过的好嘛!”嫦小兔哭丧着脸,一肚子委屈,

她本能感觉到,作为一只妖怪说出这样的话真的好羞耻。

就像一个运动员说‘我一块奖牌都没拿到过’……

一个古惑仔说‘我一次人都没砍过’……

一个臭流氓说‘我还是处男’……

反正超级羞耻!

姜轩随手从墙角拽了一把还算新鲜的野草,递到嫦小兔嘴边,说:“吃吧,上面还有露水呢。”

“我又不四普通的兔子!”嫦小兔一脸嫌弃的摇头,门牙漏风呼呼的,回头指着后面:“后面房子里真的有呲的,可四我不会骚……”

姜轩正要说什么,系统提示道:“体罚和恐吓只是手段,必须保证小盆友们健康的成长,在生活上进行无微不至的照顾,喂饱他们的肚子是最基础的。吃饱的妖怪也是比较温顺的。进食,可以增加乖乖值。”

“哦?原来是这样!”姜轩恍然大悟。

再看看天色,经过这么一闹腾耽搁,已经黑下来了,这个幼稚园在深山里,深夜走山路,不但容易迷路,还很可能遇到野兽,太不安全。

连妖怪都有了,万一遇到鬼呢?万一遇到另外的妖怪呢,自己这个教鞭,未必就能包打天下。

再说了,就自己这个小身板,不要妖怪了,成年的哈士奇估计都干不过,遇到个狼啊什么的小命难保。

先吃饭吧。

“走吧,我去烧饭给你吃。不过不许在后面咬我啊!”

“随会咬你则个凑人!”

嫦小兔指的‘后面房子’,是个规模还不错的食堂。

食堂里电力、水力、煤气啥都还在运作,还存储了些蔬菜、米粮,不过大多已经变质,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肯定是不能吃了。

意外的是,找到了一个还在工作的冰柜,里面有不少土豆、牛肉、西红柿什么的,还有两根胡萝卜,一大桶冰淇淋。

“冰欺凌吃不吃?”

“森么东西啊?看起来好好呲的样子……”

“小孩牙都没了,还吃冰淇淋!不给吃!”

“……”

姜轩一个孤儿自己照顾自己习惯了,做几个家常便饭没任何难度,没一会,就煮了一大锅罗宋汤。

大概嫦小兔真的饿惨了,一阵风卷残云,整个吃饭的过程中就看她几乎全程把脸埋在饭桌上,完全看不见脸,脑袋上两只大耳朵一抖一抖的。

乖乖值+1,

乖乖值+2,

乖乖值+1,

……

看起来当乖乖值成为正的之后,安抚手段果然比惩罚手段更加奏效,乖乖值已经上升到了19。

“还蛮好养活的嘛,随便给点吃的就老实了……”姜轩满意的点点头。

短短一个多小时相处,他就发现妖怪有时候比人好相处。

就说这个兔妖吧,之前双方还打得你死我活的,现在只要能吃饱一切都OK。

吃饭的时候,他又问了些南山幼稚园和嫦小兔的情况,也许是因为乖乖值提高,嫦小兔的确变得比较乖,都老老实实的回答。

换句话讲,也可能是因为姜轩对她好了点,所以她变乖了,乖乖值才提高。

嫦小兔只记得以前自己是个野兔子,吃了一颗从天上掉下来的‘大水珠’,然后变成有灵智的妖怪。

‘有了意识’之后,她在山里找到了这所幼稚园,不过她来得时候,幼稚园已经是这个样子,空无一人。

然后就是很饿很饿,本能的想要吃个人,于是等来了姜轩。

“你现在还想吃我吗?”姜轩把手递过去。

嫦小兔满嘴都是菜油,凑上去闻了闻姜轩手上的气味,犹豫了一下,嘀咕着说:“还四有点想呲哎……”

说完,很警惕的瞄了一眼姜轩,生怕他又拿出教鞭,赶紧说:“不过不四那么想呲了,可以忍的住……”

“嗯,是这样啊……”

姜轩点点头,想吃人,这大概是妖怪的本能吧。

“额,这样吧,你以后老老实实的跟着我混,我负责你的一日三餐,至少给你呲……额,吃饱肚子,不许吃人。”姜轩想了想,补充说:“除非我同意。”

“好吧,那你要给我呲饱……”嫦小兔嘴上不情不愿的,不过乖乖值却是很诚实,听说傍上了一张长期饭票,乖乖值+1。

“还有你这个门牙……”姜轩觉得吧,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都和嫦小兔一伙的了,还是她的老师,缺了个大门牙怪怪的,下次回城里给她找个牙医补一补。

“嗯嗯嗯!牙对于小兔很粽要的!”嫦小兔用力点头。

“哎呀你可少说话吧,没门牙,饭粒都喷我脸上了……”

吃完饭之后,天已经彻底黑了,姜轩只能关上幼稚园的大门,找了间空屋子临时先凑合一夜。

他小时候在孤儿院胆子就比较大,大孩子欺负他,他力气不够打不过人家,于是就跟人家比胆量,在乱坟堆里睡一夜,结果那几个大孩子嘴上叫的凶,没到半夜就全吓跑了,还有个吓尿了,他却安安心心睡到天亮。

所以在野外睡觉,对于他并不是太大的挑战。何况这里还不是野外,抛开恐惧心理,客观来看,这里有围墙、水泥房间,大铁门,房间门还有锁,其实很安全。

只不过房间怎么布置的和电视里精神病院似的,都是铁门?难道这里的小孩全部都是杀伤力惊人的熊孩子?

真是谜一般的幼稚园……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把嫦小兔叫来一起睡比较好。

“小兔,你睡在外面这一间,我睡在里面这一间。你要是进我房间,你就是禽兽!”姜轩认真的说。

“为森么?”嫦小兔一脸不理解,作为一只哺乳动物,她本来就是禽兽,这是谁都没有权利剥夺的。

为什么还要进房间才是禽兽?

“反正你睡外面,我睡里面,行不行?”姜轩问。

“好啊。”嫦小兔茫然的点头,浑然不知她一只兔子,被姜轩当成了看家护院的大狼狗。

躺到之后,姜轩本以为自己会思绪万千难以入眠,也许今天经历的太多都有点麻木了,无论是和妖怪打架,还是照顾小孩,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没一会就睡着了。

忻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福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宁波治疗早泄医院
忻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福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